花果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CICEE】香港立法会议员洪雯细解港版淡马锡财经精选

时间:2022-12-06 来源网站:花果财经网

?香港立法会议员洪雯细解“港版淡马锡”_财经精选

作者 | 《财经》特派香港焦建 | 苏琦

随着特区政府开始采纳招商引资的一系列新做法,港投资标志着香港已正式进入产业政策的年代

近年来,中国香港成立的一系列产业基金成大多与提升其科技创新能力巩固生产力与竞争力有关。在将现有的四个基金合并管理后,港投资有望减少各自为政欠缺统筹的成本。图为汇聚多家创新企业的香港科学园外景。《财经》 焦建/摄

10月初,一家名为香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港投资)的新公司在中国香港特区正式注册。根据当地政府公司注册处文件显示:其于10月11日成立,英文名称为Hong Kong Investment Corporation Limited。

这是一家已被提议多年故而备受相关各界关注的新公司,其被认为是中国香港特区政府投资治理体系改革的具体标志。通过用好财政储备以市场化方式主导投资策略性行业,以吸引企业为手段促进当地产业和经济发展,是其成立的宏观背景。

按照10月19日中国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李家超在阐释其首份施政报告主旨时的说法,这一公司属于破格决定,其与抢人才抢企业等一系列政策相辅相成,最终目标不只是赚钱,也是为了香港整体产业发展增加机遇。

在全球范围内,政府成立基金以投资企业的方式获取回报的做法已不新鲜。以规模论,作为养老基金的挪威主权基金(Norges Bank Investment Mnagement, NBIM)全球最大,其当下市值约12.34万亿元克朗(约9.09万亿港元);从坊间的熟悉程度来说,1974年新加坡政府以延延时代欣欣向荣为使命成立的淡马锡控股,亦曾对中国香港的企业有所投资。

港投资的构成基础较为复杂,其是由香港特区政府未来基金旗下香港增长组合大湾区投资基金策略性创科基金及共同投资基金归一收纳而成。2016年,旨在为政府储备获得更高回报的未来基金成立;2021年,未来基金拨出约220亿港元成立香港增长组合,用作策略性投资与与香港有关连的项目;2022年,为配合粤港澳大湾区并协助香港产业扩展,港府对香港增长组合的分配增加100亿元,其中50亿元用作成立聚焦大湾区投资机会的大湾区投资基金;共同投资基金则由新一份《施政报告》提出,从未来基金拨出300亿元成立,以引进和投资落户香港的企业。

究其性质,上述基金成立的背景与作用大多与提升香港科技创新能力巩固其生产力及竞争力有关。因港投资的公私营机构角色架构实际投资项目及回报等细节尚未公布,在其酝酿期内便曾多次被形容为港版淡马锡或初级版淡马锡的港投资,目前并未强调甚至淡化其与NBIM等类似的基金性质。而是关注在将现有的四个基金合并管理后,有望减少各自为政欠缺统筹的成本,亦通过规模效应加速实现核心目标。

因其涉及动用财政储备进行风险投资,有关方面提出的会审慎挑选企业的说法尚不足以打消各界对其运营效率高低的好奇心。结合以往中国香港对部分重点产业进行投资的经验来看,其如何通过制定清晰的投资原则和管理操作模式,如何与目前亦在全球范围内投资不同类别资产的外汇基金形成分工,如何通过实战起到帮助香港抢钱抢企业抢人的目标,仍将面临一系列挑战。

中国香港特区延续多年的小政府以及太过太平分饼仔的经济政策与模式,将有助于理解上述挑战的来源,即倾向于保守倾向于积极不干预。如有意对一些行业及公司重点投放资源,则往往被几经审视。也正因如此,在多位香港经济研究者乃至香港立法会议员眼中,港投资意味着特区政府开始采纳招商引资的一系列新做法,标志着香港已正式进入产业政策的年代。

中国香港特区立法会选委会界别议员洪雯,便是直接倡议相关议题最具有典型人士之一。她近年来一直持续建议政府成立策略性的投资机构,以此积极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推动经济结构转型。今年6月,洪雯在香港立法会动议了议员议案《善用未来基金及香港增长组合,推动产业结构多元化》并获得通过。

自称一点都不漂的港漂的洪雯出生于中国贵州省,在港博士毕业后曾在政府中央政策组公司等从事经济研究。按照她在专著《两个香港的弥合之路》提出的框架:当下香港既是国际金融中心超级联络人,也同时面对产业单一化空心化就业劣质化青年向上流动空间狭窄贫富差距扩大等问题。社会逐渐撕裂为一个前景广阔的精英香港及一个固化甚至向下流的中产和基层香港;在财富推动型发展模式下,贫者愈贫富者愈富。要扭转K形发展趋势,香港需要推动经济结构转型,推动产业结构多元化和实体化。

10月20日,以有助于推动这一转型的港投资的成立为引子,洪雯在中国香港接受《财经》专访。针对其成立背景与香港经济发展等话题,她给出了以下一系列思考与建议:

《财经》:中国香港各界对于2022年的施政报告有很多解析。以立法会议员的角度会有哪些观察?

洪雯:李家超特首的首份施政报告谋划香港发展,突破传统积极不干预的思维局限,在不少领域都出现了改革,旨在将政府治理与高效市场更好结合起来。最重要的是政府改变了不做不错心态,敢于承担,确立做成事的思维。例如宣布成立港投资就是一个好例子。其可补足企业成长期缺乏关注的短板,有效改善新兴产业的发展环境,增强香港企业市场竞争力,取得良好的社会效应及投资收益率,实现政府与市场共赢。

《财经》:港投资的提出与设立有何背景?

洪雯:我在香港立法会的工作目标之一,是推动经济结构的多元化和实体化;围绕这个目标,我有很多关注点。港投资是我的一个重要的切入点,作为投石问路,今年六月,我在立法会动议了议员议案《善用未来基金及香港增长组合,推动产业结构多元化》,最终获得通过。做好了前期的铺垫,我便将这一建议呈交给了特首和财政司司长。最终,特首宣布成立港投资。

我的提议背后,有一系列原因。正如我之前曾提到,需要巩固提升一号香港,更要推动二号香港的多元化和实体化,让两个香港均衡发展,走上弥合之路。这样的路径有很多,其中之一就是用一号香港来服务二号香港。这就需要重新思考和定义金融的价值,用好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角色,来推动香港经济结构的多元化实体化。具体的切入点,便是创立一些可用的金融工具,让政府可以参与塑造经济,逐步迈向适度有为。在一系列的工具中,港投资是其中之一,而且是必要性较高的一种。

《财经》:其必要性体现在哪里?

洪雯:可从平衡资本收益及社会效益的需要促进产业多元化布局,直接参与培育新经济增长点,带来更高潜在回报等大的方面解析。

从产业角度来说,未来五至十年,将是香港发展2.5产业时间窗口期,过期不候。而2.5产业可以让香港在供应链上的角色得到深化,将提升其对供应链的黏性,使得香港在服务方面作用不易被外界替代,甚至带动其他增值活动在香港发展,包括产品设计检测认证包装标签维修贸易物流等等,带来经济的乘数效应,打造香港制造+香港服务组合品牌,稳固香港服务业之余,对产业实体化大有裨益。我的想法是:通过提供资源及有关政策,借内外之力启动2.5产业发展,从而推动经济实体化和多元化,为年轻人开创一个新时代。具体来说,以港投资为抓手,可实现以下目标:

其一,推动政府转变执政理念,从积极不干预,走向适度有为。港投资可推动政府向前迈一步,在产业发展方面扮演更积极主动的角色;其二,港投资成立后,政府必须要拿出具策略性全局性的顶层设计和政策目标导向,引导基金运作,推动香港经济结构转型;其三,在中美博弈背景下,香港必须思考本地和国家的金融安全问题。将相关基金从外汇基金中抽离出来,可更具开拓性地在这方面进行探索。

《财经》:在港投资之前,香港也成立过一些目标类似的基金,港投资的特点是什么?

洪雯:过去数年,香港政府内部法定机构大学等等,确实相继成立了不少基金,用于投资扶持本地创科初创企业,但其大多属于被动式的政策措施。先说未来基金,其存放于外汇基金中,由金管局管理。其要担负稳定金融体系的作用,难以担当开拓性的;而香港增长组合采取被动投资模式,主要由政府所任命的普通合伙人来作出投资。这样的模式按理说以获取更高投资回报为目标可以更为进取。但我们要期望合伙人们能有宏观全局长远的视野,站在推动香港经济结构转型等角度做出策略性的投资,肯定是不现实的,普通合伙人的投资更多考虑市场回报。

因此,我们需要港投资这种更直接更有效的工具和更主动的模式,协助政府从积极不干预向适度有为转型,启动改革开放,推动产业结构多元化和实体化,实现范式转移(paradigm shift)。

《财经》:截至目前,港投资的一系列细节尚未确定。

洪雯:具体细节我会持续跟进关注。但无论是淡马锡深投控的政府全资拥有模式,还是深创投的政府和社会资本共同拥有模式,都成为政府直接参与塑造产业结构及支持经济的长远发展的有效工具,也取得了明显的成效。

在我看来,港投资应该根据香港整体发展蓝图及顶层设计投资,不局限于投资香港企业,而是在全球范围投资,并在投资后为香港带回所需的技术人才以及适合香港发展的企业,从而令香港发展更多元化。

《财经》:为实现上述一系列目标,港投资可以具体怎么操作?

洪雯:首先,港投资是推动香港实现整体发展战略目标的有效工具,并非以赚取投资回报为核心目标。其在全球范围多个领域进行投资和资源配置,打造生态系统,培育新增长点,推进发展模式转型。其绩效评估应全面考量投资所带来的经济乘数效应和社会效益。

第二,应与香港整体发展策略互动,一方面根据香港发展的整体战略目标来进行规划,另方面与顶层设计进行互动,与时俱进。

第三,投资领域要多元。要配合香港未来发展战略,投资涵盖创科战略性新兴产业制造业基建环保,甚至文化创意等与香港未来发展方向相关的领域。

第四,在全球物色香港需要的企业和产业。应有广阔视野,其投资既要立足本地,为本地初创弥补资金缺口;也应跨越全球,物色能配合本港产业发展的海外企业。

第五,为所投企业提供多元增值服务。应该利用公有资本的特殊地位,为投资的企业提供丰富的增值服务。

第六,向业界学习,充当政府与产业之间的资讯和人才旋转门。

第七,可参考深创投的引导型母基金模式,考虑吸纳社会资本参与。

最后,由专业人士进行投资,管理团队由特区政府任命,但不直接参与和干预其投资决定与具体运作。

道阻且长,行则将至。有了发展计划,就需要全社会一起,一步步去实践去实现。

武安叉车租赁

武安叉车

叉车出租